摘要:如今教育中最受歡迎的話題之一便是掌握性學習——一種課堂進度應與每個學生的學習進度相匹配從而確保學生們能真正掌握所要學習的內容的觀念。

如今教育中最受歡迎的話題之一便是掌握性學習——一種課堂進度應與每個學生的學習進度相匹配從而確保學生們能真正掌握所要學習的內容的觀念。

但是,要向教育工作者展示實踐中的掌握學習是怎樣的卻很難,因為它并不按照傳統的教學進度時間表。也就是說,如果有學生還沒有掌握所要學習的內容,那么這個班級的其他學生就都無法繼續學習下一個課題。

Cara Johnson在教學和幫助其他人使用該教學方法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作為一名前高中科學教師,約翰遜開創了她稱之為的翻轉式掌握性課堂,學生們學習概念,然后在他們覺得已經準備好了后參加測評。如今,約翰遜在德克薩斯州的Allen ISD給該區域的科學教師們擔任教學專家。

在幾個月前在芝加哥舉行的ASCD Empower會議上,約翰遜加入了EdSurge的播客,我們得以深入了解她的這種教學模式是如何運作的。她解釋了如何與父母、持懷疑態度的學生和學習上落后的學生等進行交流——并分享了她給成功開展掌握性課堂的一些好的建議。

EdSurge:當時您在教書時,因為這種以掌握為基礎的翻轉學習方法而聞名。能否告訴我們您的教學方法。

Cara Johnson:我在所在的學區教了很多年的生物學和解剖學。我的課堂看起來與其他任何人的并沒有什么很大的不同,除了我給學生們設定了一個非常特別的期望:學生必須要證明掌握了所學的內容。他們必須向我證明并向他們自己證明他們已經學會了一個概念,這樣才能開始學習下一個概念。當我設定了這個非常高的期望后,即任何技能或概念都必須掌握不能錯過,整個課堂的環境發生了改變,變成更多的是關于學習而不是關于成績。

這種掌握性學習的概念具體歸結為什么呢?

翻轉教室讓我得以創造了這個教室環境。我選擇了解剖學和生物學課程,然后研究了我需要學生們學習的所有不同概念和技能。針對每一個概念和技能,我制作了一個視頻,我盡量試圖將這些視頻控制在10分鐘以內。

學生可以訪問視頻中的所有學習內容。然后在課堂上,對于我希望他們學習和掌握的每一個概念和每項技能,我都有一些方法來讓他們進行練習,如詞匯游戲,或者也許是在線模擬。當他們覺得已經學會了應該學習的所有內容時,就會參加我稱之為的“掌握度檢測”。這些掌握度檢測通常只有5到10個問題。他們會去到教室里的一個單獨的地方——沒有筆記、沒有手機、不能說話,只有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大腦——然后他們需要回答幾個問題。如果他們成功了,他們就可以開始學習下一個概念。但如果他們掙扎并且在掌握度檢測中沒有成功,那么我就讓他們回去進行更多的練習。

整個過程中,我都在學生們之間來來回回,追蹤他們的學習進度,衡量他們學到了什么,還沒有學到什么,并找出存在的(一些概念)誤解。

而不是我說,“好的,今天大家學習這個內容,我們在星期五進行測試,”我真的想要朝著學生們選擇的方向前進,當他們參加評估時,他們想要向我和他們自己證明他們學到了什么。

在談話中,你是否花了更多的時間在那些學習比較吃力的孩子們身上呢?

我有一個剪貼板,然后我將需要孩子們了解的所有技能和概念都記錄在這個剪貼板上。每次我和一個孩子交談時,我都會從剪貼板上挑選一個概念(進行提問)。當我看到一兩個孩子真正落后時,那么他們會成為我優先關注的對象。

那么要是孩子們對學習內容掌握地太快或太慢怎么辦呢?因為,最終,到學年底的時候你們有一個學習目標需要達成。

不幸的是,我們仍然處于教育體系內,需要在九個月內完成生物學的學習,對嗎?所以我給了所有學生一個進度日歷表。在這個日歷表上我告訴孩子們“在這兩周結束時你們要掌握X、Y和Z。”給孩子們一個進度日歷表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不知道該花多少時間在一個想法或一個概念上。當我看到學生們的進度超過了那個進度日歷表時,我給了那些孩子擊掌鼓勵。但如果有些學生還在學習這些材料,并且還需要證明自己已經掌握這些內容時,我會對他們說,“慢下來,你需要在這里再花多點時間”。

但我想說的是,對于那些學習進展太快的孩子,也有分成兩種。一種是只想快點完成任務,他們并沒有真正學習。然后還有一種就是在這個學科領域真正有天賦的學生,并且他們確實能夠更快地掌握這些概念。對于那些我認為進展過快的孩子,我會讓他們放慢速度。

對我來說,更大的擔憂是那些學習緊張太慢的學生,因為就像你說的那樣,他們最終必須在5月底完成該課程。對于這些孩子,如果我發現某個孩子可能比我建議的進度日歷表落后了兩周,我會和他們一起坐下來,給他們一個空白的日歷表,讓他們給我制定一個計劃。接下來你要做什么來趕上進度?在這個計劃中,重點關注的是你每天在課堂上要做什么?你決定如何利用你的時間?

我發現大多數落后的孩子都是因為沒有有效地利用上課時間。他們在上課時玩手機、聊天。因此,為每節課設置一些實際的目標——例如,“我要看這個視頻,我要做這個練習題并進行一次掌握度檢測。”只需讓他們將目標細化即可,而這正是許多這些孩子缺乏的技能。

從您這里我了解到,學生們證明對學習內容的掌握程度由兩部分組成。他們先要通過這個測評,然后也還需要與您交談,以便您了解他們已經學會了這些內容。

成績簿中的大多數成績都來源于掌握度檢測,他們可以根據需要重復多次測試。但每次他們坐下來再次進行掌握度檢測時,通常會有5到10個問題并且需要大約10分鐘,每次測試的問題都是不同的。孩子們不是簡單地記住問題的答案,他們實際上必須回去學習并能夠將所學到的內容應用到新的問題中。

這些檢測結果通常會記入到成績冊中,但剩下的另一部分便是我與學生們的交談。這讓一些孩子真的很緊張,因為他們知道將不得不和約翰遜女士交談并且通過對話向我證明他們已經學會了該內容。對于我制作的每個視頻,我都會給學生們三到四個我稱之為“理解度檢測”的問題——類似于“你應該從這個視頻中得到什么”的問題。當我與孩子們談話時,我給他們的提問都不會超出視頻中的問題范圍內。我只是讀出其中一個理解度檢測問題而已。這樣學生們就可以提前為我們的談話做準備,因為他們知道我會提問哪些問題。我認為這樣他們會對這些談話感到更自在,因為他們知道有時間來準備他們的回答。

從那些喜歡這種教學方法但是無法執行的教師們那里您得知有哪些大問題、絆腳石和誤解呢?

大多數時候,我不必說服人們應該開展掌握性學習。我認為大多數教育工作者都認可學生在開始學習下一個概念之前應該證明他們已經理解了這一個概念。通常更多的(問題)是關于后勤。如何開展這一教學方法?如何跟蹤學生的進步?就像我說的那樣,我拿著一張剪貼板,每當我和一個孩子交談時,我都會在剪貼板上標記。我見過其他老師用iPad或手機來進行記錄。

弄清楚課堂管理的組件。在這種環境中,孩子們會在課堂上的不同時間需要你。那么他們如何在不中斷學習的情況下叫你過來?我有一個使用Solo Cups的杯子系統。如果學生們想讓我過來和他們交談,他們會把杯子變成綠色,那我就會走過去和他們談談。如果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與我交談,他們會把杯子保持在紫色。

對此學生們是如何回應的?父母們又是如何回應的呢?

我認為我有必要誠實。最初,很多學生都在這個環境中掙扎。因為根據我的經驗,這些孩子中沒有一個人之前受到過如此高的期望。通常情況下,學生們已經學會了,特別是在他們高中時期,“嗯,如果我沒有通過測驗,或者如果我沒有完成任務,那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繼續前進并在下一個方面做得更好并恢復那個成績就可以。”但是當我設定你必須證明掌握每個概念的這個期望時,這就讓一些孩子感到沮喪。

然而,在這種環境下學習了兩三個月后,學生們就轉變過來了。他們意識到真正有機會重新測評并繼續練習直到他們學會的價值。他們開始了解如何成為學習者并在課堂上明智地利用他們的時間并變得井井有條。

父母在理解了這種教學方法后也喜歡它。所以,如果老師想要開展翻轉掌握學習,我的一個重要建議就是溝通,溝通,溝通。我曾經拍攝下我的課堂并把它送給孩子們的父母,告訴他們說“這就是它的樣子”,我會把視頻發回家給父母并說:“這些是您們的孩子們在課堂上要觀看的東西,只有10分鐘長,以下是他們在課堂上要做的一些事情來練習這項技能。”因為當父母理解掌握學習時,哦,我的天哪,他們喜歡它。哪個父母不想要這種教學方法?針對開始掌握性教學,您還有其他什么提示嗎?

我建議老師看一下你要推給孩子們的課程周期。確保您所提供的視頻僅涵蓋一個概念,即每個概念都有一個練習片,并且掌握度檢測也只是涵蓋了這個概念。因為如果掌握度檢測涵蓋了三個或四個概念并且孩子沒有成功通過測試,你怎么知道他們是哪個概念上沒掌握呢?是這個技能還是那個呢?

本文來源:The?EdSurge

原作者:Stephen Noonoo

編譯:鯨媒體J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