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少兒英語品牌gogokid、aiKID經過試錯證偽之后,字節跳動又推出一款面向K12階段的網校產品「大力課堂」。一次更大規模的試錯悄然展開,要將在線教育的版圖徹底顛覆?

導語

試錯,是著名的互聯網機制。正是在一次一次的試錯中,產品得以迭代,模式得以刷新。憑借今日頭條抖音爆紅一時的流量巨子字節跳動,一心從流量端「降維」打擊,突入在線教育的領地,同時內部孵化數個教育項目。

在少兒英語品牌gogokid、aiKID經過試錯證偽之后,字節跳動又推出一款面向K12階段的網校產品「大力課堂」。一次更大規模的試錯悄然展開,要將在線教育的版圖徹底顛覆?

少兒英語,一手布了兩顆棋子?

巨頭,一般不「創新」模式,而是選擇對標、跟隨。字節跳動同樣如此:gogokid,對標VIPKID,大力課堂對標猿輔導。做獨角獸的終結者,流量在手的字節跳動棋路分明,志在必得。

從2018年初開始,字節跳動在內部孵化好好學習APP、gogokid、aiKID三大教育產品,在TO?C、TO B、知識付費平臺三大賽道同時布局——

好好學習APP,2018年1月上線,定位介乎得到和喜馬拉雅之間,為知識付費平臺;

gogokid,2018年5月上線,面向4-12歲兒童,北美外教一對一,通過AI賦能,提供個性化教育方案,運營主體為臉萌互娛,字節跳動100%控股;

aiKID,2018年12月上線,主打AI+教育,針對1-4年級學習需求,適配國內主流英語教材,利用AI進行偽直播授課,運營主體為比特智學,字節跳動100%控股。

除此之外,少兒編程、用于教學的聊天機器人,也是字節跳動內部孵化的選項。種種跡象表明,面對萬億級的教育行業,字節跳動要下一盤很大的棋。

2019年1月,在錘子科技全面崩盤之際,字節跳動「趁火打劫」,斥資買下錘子科技部分專利使用權,接手錘子科技部分員工,為進軍教育板塊的智能硬件「儲備糧草」。錘子科技6年創業,積攢下至少63項專利,其中,涉及教育+娛樂服務的專利25項,包括錘子錢包、語音助手、便簽軟件、時鐘軟件,錘子手機的外觀也多有神來之筆,可圈可點之處頗多,可用于教育平板、教育機器人的開發。

在錘子大亂之際,字節跳動適時出手,發了一筆知識產權的「橫財」。在傳習邦(微信公號ID:chuanxibang)看來,這一「錘子」買賣,值!

頭條君搞教研,gogokid起死回生?

既然是試錯,就得允許錯,敢于承認錯。2019年4月,上線不到一年的gogokid曝出大規模裁員的傳聞,裁員的規模一說50%,一說高達70%-80%,800人的銷售隊伍據說砍到只剩200人。字節跳動輕松回應:基于績效「去肥增瘦」,正是業務發展的一部分。

上線之初,gogokid選擇高調問世,以打一場殲滅戰的態勢展開大手筆的市場投放,不但重金請來章子怡代言、贊助熱門綜藝,還在地鐵站投放鋪天蓋地的海報,天上地下全線出擊。上線4個月,gogokid的百度指數便一度超越行業領軍者VIPKID。

(gogokid的掌門人 張利東)

gogokid的掌門人張利東是一位出身媒體的營銷專家,曾為京華時報副總裁兼廣告中心主任,2013年加盟今日頭條,出任合伙人、高級副總裁,負責今日頭條的商業化。張利東有強項,諳熟營銷投放,也有短板,完全沒有教育行業從業經驗。一年試錯的結果便是:gogokid短時間內建立了一定程度的品牌知名度,但在產品上、教研積累上、教學經驗下卻遠遠落后于運營6年的VIPKID。

對gogokid而言,大裁員是一劫,卻并非一場致命的浩劫。在短暫的盤整之后,gogokid似乎又活了回來。針對教研積累不足、產品同質化的短板,持續進行「業務調整」的gogokid反而冷靜下來,在后臺苦練內功,在2019年5月初完成了教學產品的一次優化升級,創造性地推出中教輔導課程體系,希望外教一對一主修課、中教輔導課、中教服務三位一體,構建少兒英語學習閉環。

在主修課程環節設置上,gogokid將45分一節課切分為課前智能預習(5分鐘)、一對一外教直播課(25分鐘)以及課后復習(15分鐘)三部分,試圖與VIPKID形成產品上的差異化。字節跳動會做廣告,不是新聞。gogokid放下巨大流量的身段,沉下心來做起教研,反而讓人刮目相看。

直播大班課,又是一手布兩子

字節跳動在2018年的教育布局,聚焦在細分的英語賽道,gogokid主攻少兒英語,aiKID主攻小學學科英語。2019年5月,gogokid的裁員風波剛剛過去,字節跳動在更大的K12賽道上果斷布局,緊隨猿輔導、作業幫一課、網易有道精品課的步伐,推出K12直播大班課品牌大力課堂。

大力課堂的運營主體為北京萬友映力科技,法人代表李飛同時為aiKID的監事、今日頭條旗下汽車資訊平臺懂車帝的執行董事,是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的南開校友。有報道說,為加速搭建K12網校,字節跳動斥資2000萬元,并購主打小初高數學的華羅庚網校,更名為清北網校。

華羅庚網校成立于2018年4月,標榜「100%清華北大老師授課」,采用大班直播授課+小班互動答疑的模式授課,成立兩個月便獲得徐小平的真格基金1000萬元獨家投資。華羅庚網校創始人、CEO劉庸曾在成都開辦K12教培機構,COO趙弼黎則是出身好未來的師訓專家,為好未來集團師資體系BP負責人。

與清北網校一樣,大力課堂采取大班直播+小班互動的模式授課,第一批暑期課程推出小學數學、初中語文。看得出來,未來至少是語、數兩科小初高全面覆蓋。

大班直播+小班互動的直播雙師模式由跟誰學開創,為跟誰學的主打模式。為拓展K12市場,跟誰學又在內部孵化出高途課堂,雙品牌布局。2019年6月,創業僅僅5年的跟誰學在美國紐交所上市,市值高達25億美元,成為海外上市的中國第五大教育集團。跟誰學的成功,驗證了直播雙師大班模式。K12課外輔導,又一個風口級的機會正在臨近。

直播大班,頭條系一把就跟進了兩個品牌(大力課堂、清北網校),在教育圈外圍潛伏兩年之后,誰敢說頭條君依舊不懂教育?

頭條式無死角布局:狼,真心要來了

在互聯網巨頭當中,字節跳動擅長秘密地內部孵化。在今日頭條的全盛時代,字節跳動便在內部秘密孵化多個短視頻項目。頭條系的投資業務也快速跟進,在世界范圍內搜尋可能的并購標的。目標十分簡單:全方位、無死角地吃定一個細分的板塊。

在短視頻行業,字節跳動幾乎同時推出抖音、火山、西瓜三大平臺,外加抖音國際版TikTok,基本不給對手預留任何可能的「補位」空間。投資業務也快速跟進,先后收購Flipagram、musical.ly,促成TikTok與musical.ly合并,成為歐美下載量最大的視頻社交應用。

頭條系在教育行業謹慎、低調而又耐心的布局,讓人聯想起短視頻行業發生的一切。在最終的商業模式得到驗證之前,字節跳動的教育布局仍舊是早期的、試探性的,而一旦試錯完畢,按照頭條的性格,必定是多線出擊、上上下下封死。

在投資條線,字節跳動在2018年先后領投曉羊教育A+輪、一起作業最新一輪融資。曉羊教育是一家TO B公司,主要業務為中小學智慧校園、教育云服務。一起作業也聚焦在TO B端,號稱覆蓋全國8萬所小學、初中,注冊用戶5000萬,其中3000萬學生用戶,為估值超過10億元的教育獨角獸企業。

對頭條系而言,流量、「算法」、資金、國際化布局等方面,都堪稱具備壓倒性優勢。要補的課,一是教育行業的know how,一是內容的短板。gogokid的例子表明,教育的核心不在于流量,在于內容。

內部孵化、對外投資,兩條線一起開動,進軍教育,「頭條」系是認真的。在少兒英語、K12直播大班課兩大風口,字節跳動都已布局。

對此,我們不禁想要提醒好未來、新東方們注意:「頭條」已來,莫讓短視頻行業發生的格局劇變,在教育圈重演!